首页| 汽车| 国际| 娱乐| 健康养生| 科技| 综合| 旅游| 财经| 体育| 时事| 社会| 教育| 文化| 军事|

邓中翰:带队20年改写中国无“芯”史

2019-11-10 20:45:12 来源:网络

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即将到来,中国的“星光中国核心工程”也将庆祝20周年。

许多人都不知道,正是在1999年新中国成立50周年国庆阅兵期间,当时的硅谷年轻人才和企业家,第一个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电子工程博士学位、经济管理硕士学位和物理学硕士学位的毕业生,被邀请回到祖国参加国庆阅兵。

“当时,当我在阳台上看到新中国成立50年来在农业、工业、教育、科学技术方面取得的成就时,我感到非常激动,同时我也觉得我应该为国家做点什么。”邓中翰近日在接受《中国商报》采访时回忆道,“我决心带领我的创业团队回到北京中关村,承接并启动星光中国核心项目,建立数字多媒体芯片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在中关村建立中兴伟电子公司。二十年很快过去了。”

过去20年,“星光中国核心工程”坚持自主创新,在多媒体数据驱动并行计算技术、多核异构低功耗多媒体处理器架构技术等核心技术上实现了15大突破。2004年和2013年,两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2009年,41岁的邓中翰也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他是当时我国最年轻的院士。即使在今天,他仍然是最年轻的院士。承担“星光中国核心项目”的中华之星微电子公司,于2005年成为首家登陆纳斯达克的中国芯片设计公司。

国庆节庆祝改变生活

中国商业新闻:我听说你决定在20年前的国庆阅兵期间从硅谷回到中关村创业。当时的情况如何?

邓中翰: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节日的气氛让我想起了20年前。在新中国成立50周年国庆阅兵期间,我应邀作为一名留学人才参加了国庆庆典。当时站在阳台上,我看到我国在工业、农业和教育等许多领域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一方面,我非常兴奋和自豪。另一方面,我感到有点惭愧和不安,因为我没有为我的祖国做任何事。我强烈认为我应该用我所学的为我的国家做点什么。

以前,我们已经在硅谷建立了一家技术公司。然而,同一天,我和几个团队成员在长城下做了一个终身的决定:回到中国,发展我们自己的芯片业务,探索中国科技自主创新的道路。

我一直在想,如果能邀请更多的海外人才参加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庆阅兵,更多的人才可能会回到中国,像我一样展示他们的才华。尤其是去年以来,国际社会对中国和中国高端人才做了很多不公正的事情。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期,祖国的变化能让他们感受到巨大的机遇和鼓励。

中国商业新闻:在你决定回到中国开创自己的事业后,你是如何创建华锐风电的?

邓中翰:那时,我决定带领我的团队回到北京中关村。在财政部国家电子信息产业发展基金的直接投资下,在前信息产业部的直接领导下,在北京、科技部和国家发改委的支持下,我承担并启动了“星光中国核心工程”,成立了数字多媒体芯片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并在中关村成立了中兴伟电子公司。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在20年内我一直在玩我的手指。

具体来说,10月14日,国庆阅兵后,我们开始组建中兴微电子。中兴微电子的诞生是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一个创新。1999年,财政部和原信息产业部联合推出电子发展基金(国家电子信息产业发展基金),以投资形式向华锐电子注入1000万元。这是财政部历史上第一个风险投资基金。华锐风电在纳斯达克上市(2005年)后,投资最终被撤回,价值增长了22倍。与此同时,中华之星微电子成立时,我们的创业团队将其35%的股份转化为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兴微电子是国有资本投资领域“硅谷模式”的创新。

《中国商报》:创立的华锐微电子与星光中国核心项目是什么关系?

邓中翰:当时,我国的两颗炸弹和一颗星,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周赵广同志和我谈过话,提出我国已经有了“银河工程”,我们的(半导体)工程被称为“星光工程”。我特别建议加上“中国核心”——这三个字代表着留学生回归祖国的心声。

幸运的是,“星光中国核心工程”从一开始就得到国家有关部委、北京市政府和各方的支持。为了承担和实施“星光中国核心工程”,我们团队不仅成立了星光微电子,还建立了国家重点实验室。

中兴伟的多重突破

《中国商报》:当初为什么选择数字多媒体芯片作为突破方向?

邓中翰:1999年,中国在商业芯片领域基本处于贫困状态。当时,我们的团队在国外专注于数字成像技术,这在当时是一个空白领域。这两个缺口正是我们发挥力量的空间。

过去,市场上的相机非常复杂,需要使用五个芯片来组成相机。我们的研发方向是将它们集成到一个芯片中,这个芯片体积更小,功能更强,可以变成嵌入电脑的摄像头。我和杨晓东、金兆伟、张云东等核心团队的关键成员花了两年多的时间专注于这一突破。最后,在2001年,我们的第一个巨型栅极超大规模集成电路芯片星光1诞生了。

我们在这个芯片上拥有数百项专利,这些专利也让我们撬开了国际市场的大门。苹果、索尼、三星、惠普、ibm、飞利浦、戴尔...世界上主要的个人电脑品牌制造商基本上将我们的芯片用于相机。

那时,我有一个小笔记本,上面写着世界上最著名的品牌。我划掉了一个又一个品牌,直到我划掉了所有的东西。当时,我们一度垄断了市场,占据了全球60%以上的市场份额。

后来,我们相继推出星光2、星光3、星光4和星光5,成功实现了计算机图像输入芯片领域的长期领先。这也为微信、脸书等在即将到来的互联网时代传递图像信息提供了基本条件。

中国商报:华锐电子的自主创新从一开始就发展得相当顺利。2004年,“星光中国核心工程”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2005年,华锐风电登陆纳斯达克,成为首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芯片设计企业。

邓中翰:2004年,“星光”数字多媒体芯片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成为中国第一个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集成电路芯片产品。星光中国核心工程团队在人民大会堂获得国家主席颁发的获奖证书。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中华之星微电子芯片应用重大项目再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2005年,“星光中国核心项目”的实施主体——华锐电子,作为一家没有任何知识产权纠纷的本土技术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芯片设计公司。

在接下来的2008年,我们的芯片开始应用于苹果的第一代超薄个人电脑。当相机第一次被嵌入一个非常薄的电脑屏幕时,许多人想知道这个相机怎么能做得这么小,效果还是那么好。现在,每个人都已经习惯了这一点。

这是技术进步的力量。技术创新需要积累,面临着激烈的竞争。先行者往往有很大的优势。我们的突破在于提前积累一定的技术,了解行业前沿,了解市场需求,抓住第一次机会。没有一件事,这些要点都不会进展得如此顺利。

《中国商报》:如何总结“星光中国核心工程”过去20年的进展?

邓中翰:“星光中国核心项目”至今,在过去的20年里,我们共申请了15项核心技术。这15项核心技术在世界范围内取得突破,申请专利3000多项,主要是发明专利。与此同时,我们还组建了一个成千上万人的团队,包括多达100名优秀的海外归国人才和国内高端人才。我们还在清华大学兼职,在清华大学和科兴微电子设立芯片研究中心,培养了120多名硕士和十多名博士,当然还有很多本科生。在当时的困难条件下,我亲自去上课,培养了大量的人才。

此外,在团队的共同努力下,星光系列的数字多媒体芯片推动了个人电脑的革命,增加了摄像头,从而使facebook、qq和雅虎等一系列公司能够进行视觉交流,所有这些都是基于我们的专利和技术。我们还参与了mipi国际标准的制定,用于当今移动电话的视觉通信和相机接口。

云南快乐十分 pk10网站 极速赛车下注 快开彩票平台 广东11选5投注

上一篇:脱贫路上 与你同行

下一篇:华硕ROG Phone 2游戏手机印度发布:约3800元起

阅读推荐
    新闻排行
© Copyright 2018-2019 mo3ty.com 百省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