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汽车| 国际| 娱乐| 健康养生| 科技| 综合| 旅游| 财经| 体育| 时事| 社会| 教育| 文化| 军事|

伯利恒启示录:从世界钢铁帝国到上帝也救不活的美国工厂

2019-11-07 17:45:34 来源:网络

从钢铁帝国到“美国禁区”。

温家宝/中国商人严羽

伯利恒钢铁公司曾是世界第二大钢铁公司,但现在它已成为赌场。它的消亡标志着美国传统制造业正走向“永不退缩的衰落”。

【1】

2012年11月底,雪散落在美国伯利恒。在一家咖啡馆里,女摄影师艾丽莎·伊芙·苏克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等待着她将要去“美国禁区”冒险的伴侣。

调查记者乔纳森·瓦尔德曼如期抵达。短暂的交换后,瓦尔德曼让服务员打包一些食物作为小吃。然后,在一个下雪天,两人起身走出温暖的咖啡馆,准备好必要的设备,出发去破产的伯利恒钢铁厂。

他们的目的地伯利恒钢铁公司曾是世界第二大钢铁帝国,也是美国制造业领先地位的最有利象征。

伯利恒以耶稣基督的出生地命名。这座曾经钢铁般的城市现在已经成为宾夕法尼亚州“铁锈地带”的腹地。它以前的辉煌已经变成废墟和衰落的景象。

摄影师苏克是一名工人的孙女。像她的祖父母一样,她住在这家钢铁厂:她把“铁锈”制成艺术品,并把它送给《纽约时报》。

到达生锈的钢铁厂生产区,五座巨大的高炉并排站在黑暗的天空下,被铁丝网包围着。每天,私人保安和城市警察都在附近巡逻,外面挂着警告牌:私人财产不得擅自进入,违者将被起诉!

当萨克和瓦尔德曼踏上“禁止穿越”的栅栏进入钢铁厂时,他们看到了钢铁帝国终结的画面:

灌木和藤蔓覆盖着工厂建筑、破碎的门窗、斑驳的墙壁和10米高的废弃烟囱。更令人震惊的是,40到50公斤的异物会随时脱落。

这个5小时的“冒险”也是由瓦尔德曼在他的书《生锈:人类最长的战争》中写的。

【2】

伯利恒钢铁公司创始人查尔斯·施瓦布是美国梦的代表。

施瓦布于1862年出生于美国的一个小村庄,仅接受过短期教育,15岁时就去当新郎。他花了三年时间才筹集到足够的钱买一张公共汽车票,在钢铁巨头安德鲁·卡内基的一个建筑工地上工作。

施瓦布在任期间努力工作,其他人打牌喝酒。他整晚熬夜阅读和做笔记,自学各种建筑知识。当经理来视察建筑工地时,他的同事们正在聊天。他静静地躲在显眼的角落看书。经理好奇地问他为什么想学这些东西。他合上笔记本,坐好,说道:

“我不仅为老板工作,也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我正在为我的梦想和伟大的未来而努力。”

那时,美国仍然可以相信天堂,奖励辛勤工作。施瓦布有能力,热爱学习,出生在底层,一路成为建筑公司的经理。在《多重冲击》中演出后,他成为钢铁大王卡内基的副手。

大约在1890年,为了获利,美国资本家开始通过垄断工业建立寡头政治,形成从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信托”到摩根大通的“货币信托”的怪物。

在19世纪的最后十年,美国成为最大的经济体,依靠寡头垄断国家的命脉。这座山上的城市逐渐形成。

摩根大通长期以来一直希望将钢铁行业纳入自己的领域,并与他在联邦钢铁公司的朋友合作。但是在美国钢铁业,没有卡内基的公司,就不能称之为信托。摩根需要与之合作,但卡内基对这些“商业劫匪”非常反感,甚至发誓不涉足华尔街。

1900年底,一场晚宴打破了僵局,在美国工业史上留下了重要的一幕。

12月12日晚,80多名政要聚集在纽约第五大道的大学俱乐部舞厅欢迎施瓦布。两位银行家感谢施瓦布在家乡的热情款待。

在谈话中,施瓦布指出了当前大众信任的不足之处——商业强盗的逻辑无非是形成垄断,抬高价格获取利润,这将在一个发展的时代限制市场的发展。钢铁信托公司应该降低生产成本,开发多种用途来扩大市场,直到它主宰世界。

摩根大通想要促进钢铁行业的整合,似乎遇到了一位知心朋友。晚饭后,两个人来到靠窗那张不舒服的高椅子上,双腿下垂,秘密交谈了一个小时。

不久,摩根大通邀请施瓦布到他家进行详细讨论,但遭到拒绝。施瓦布给出的理由是,如果卡内基先生知道他最信任的总统与摩根有交易,影响就不好了。

在摩根的推动下,施瓦布害羞地承诺摩根在再次会面时会试图说服卡内基卖掉公司。

1901年2月,施瓦布选择了一个好天气,邀请卡内基去打高尔夫球。他让球消失得无影无踪,卡内基玩得很开心。施瓦布借此机会介绍了摩根的计划,并诱惑性地告诉卡内基,你可以自己定价。

当时,家庭的变化和日渐衰老的身体让56岁的卡内基感到宽慰。第二天,施瓦布收到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4.8亿美元。

摩根财团欣然同意。当时,美国政府的预算是3.5亿美元。

天价收购创造了美国首富安德鲁·卡内基(Andrew Carnegie),也是历史上第一家资本超过10亿美元的企业:美国钢铁公司。

施瓦布赚了数百万美元,成为公司的首任首席执行官;。摩根财团收获了近1亿美元,其余的喝汤者也发了财。吞下太阳的摩根被加冕为新的钢铁之王。《全球杂志》甚至在一篇文章中说:

“从1901年3月3日起,世界将不再由所谓的政治家控制,而是由那些控制金钱的人控制。”

到1903年,美国钢铁公司拥有自己的煤、铁矿石、铸造厂、钢厂和运输系统,生产能力占美国钢铁总产量的60%以上。施瓦布是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因素,在冲突中被摩根赶出了公司。

1904年施瓦布从一次反击中归来时,他早期的资本积累和早期的布局使他合并了两家企业,并建立了自己的“钢铁信托”(Steel Trust)。美国造船公司最初计划重组为伯利恒钢铁和造船公司,但在施瓦布的参与下,新公司成为伯利恒钢铁公司。

施瓦布的举动激怒了摩根。面对后者的压制,施瓦布在新技术“工字钢”上投入巨资,并借钱建造了一座新工厂。这根万能钢梁成为伯利恒崛起的关键。它的抗弯能力强、结构简单、节省成本和重量轻,使得在那个时代建造摩天大楼成为可能。

【3】

战争使伯利恒成为一个巨人。

1914年,萨拉热窝的枪声传到了美国。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美国陷入经济萧条,整个股票市场萧条。然而,伯利恒公司依赖于新技术的发展。1912-1914两年间,净利润增长400%,股价受市场影响,保持在40-50美元。

任何有爱心的人都能看到伯利恒爆发前的镇压。

果然,战争开始了,伯利恒钢铁公司因为自己的武器属性赚了很多钱。仅从英国,它就收到了1.35亿美元的订单,垄断了向盟军供应弹药的业务。

在这场最残酷的世界大战中,美利坚合众国的民族运动没有退却,而是前进了。这个可怜的男孩施瓦布也在战争中实现了真正的阶级飞跃,成为了另一个未来将和卡内基享有同样名声的钢铁之王。

他的伯利恒帝国正在冉冉崛起。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美国大萧条期间,伯利恒钢铁公司也保持了成功。

多亏了卓越的技术,纽约80%的高层建筑都是伯利恒钢铁公司制造的。当时,有一句谚语说伯利恒钢铁公司属于纽约。

1939年9月的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时任伯利恒钢铁公司负责人的尤金·吉福德·德斯格里斯(Eugene Gifford Desgres)正在悠闲地打高尔夫球。一个球童跌跌撞撞地向他走来,喊道“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

听完这话,又高又高的格雷斯夸张地笑了起来,随手放下球杆,用双手看着她的同事。“先生们,我们会赚很多钱。”

也是在今年,伯利恒钢铁帝国的创始人施瓦布去世了。

随着珍珠港事件的爆发,美国参战,盟军对钢铁的需求急剧增加,钢铁公司“被动地”扩大了生产能力,这也促进了钢铁技术和产品的升级。伯利恒很容易收到超过13亿美元的订单:弹药、大炮、军舰等。

这场世界大战使伯利恒成为“死亡交易商”,世界第二大钢铁公司和最大造船厂

战争的紧迫性使得盟军对装备的需求更加迫切。格蕾丝答应美国总统罗斯福每天建造一艘船,但是他每天建造15艘船的速度远远超过了目标。

据统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伯利恒的15个造船厂总共生产了1121艘船,远远超过世界上其他造船厂。建造的船只数量是美国两大洋舰队的五分之一。仅造船就雇佣了18万人,而整个公司雇佣了30万人。

这是一个钢铁是国家战争的时代。格蕾丝的一举一动都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就连华尔街也不得不参考“高炉操作指数”来分析股市的走势。

屹立在云端的伯利恒钢铁公司将在每个工厂附近建造高尔夫球场。这些圆形的田野是伯利恒钢铁公司的荣耀。此外,大量漂亮的年轻女性被雇用来指导工厂的路线。

在每个工作日的早上,护送人员会等待工厂屋顶上的守夜人发出信号,告诉他们格雷斯的车队要来了。陪同人员还将为威严的老板准备电梯,让他去行政办公室。

根据该公司1944年的收入,伯利恒钢铁公司在《财富》杂志公布的第一份美国500强排名中名列第八。这是它的顶峰,也是秋天的开始。

由于无限制扩张的辉煌,格蕾丝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仍然控制着伯利恒,尽管那时他已经80岁了。伯利恒召开董事会时,这创造了一个奇观:

格雷斯,因为她的年龄和有限的精力,偶尔会打瞌睡和睡着。在竞争激烈的会议室里,本突然变成了一个静止的世界。

最后,在1957年,格蕾丝交出了帝国的权杖,另一个时代的故事开始了。

【4】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钢铁公司派遣高层人员到伯利恒钢铁厂学习。当我亲眼看到他们被如此先进的机械设备和现代生产方法打败时,我毫不犹豫地说:这就是世界!

但是20年后,日本钢铁已经崛起,并开始在世界上击败伯利恒。当他们再次来访时,访问团面对伯利恒匆忙离去,伯利恒仍然未变。上校不禁质疑:

几十年来,你的工厂一点都没变,但是工人和高级管理人员是这个行业的顶尖人才。这个钢铁帝国有什么不好?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订单的减少导致伯利恒立即解雇雇用的女工,而男工的工资保持不变。然而,价格正在飙升,不满情绪正在蔓延。

朝鲜战争后,美国成立了一个价格和工资委员会来控制战时价格,以控制钢铁价格和工人工资。时任总统杜鲁门(Truman)给伯利恒一份2.3亿美元的免税证明,这进一步激起了被压榨工人的不满。

"我们工作越努力,生产的钢越多,我们得到的报酬就越少.""我为税务局和牟取暴利的商人工作."“我工作的地方是屠宰场;救护车每天从我附近运送人……”

1950年,在伯利恒钢铁公司的高炉旁,上述谈话迅速传播开来。

然后,在钢铁工会的鼓动下,工人们开始向政府施压,要求增加每小时26美分的工资。相反,政府向钢铁厂施压,要求提高工人工资。

资本家欣然同意,但一个要求是钢材价格每吨应该上涨12美元。政府断然拒绝,所以一切保持不变。

1952年,钢铁工人准备走上街头,在一系列工会的支持下举行全国范围的罢工。当时,朝鲜正处于激烈的战斗中。钢铁工会就像是从釜底抽薪,让美国高层官员陷入深深的焦虑之中,而资本家仍然坚持提价。

杜鲁门立即宣布了对美国钢铁公司的“战时控制”。他呼吁总统有权阻止国家走向地狱。资本家转身把杜鲁门带到美国最高法院。

法院裁定“总统违宪”,杜鲁门归还了钢铁公司,工人们继续罢工。杜鲁门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他把钢铁工业的劳资双方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进行会谈。

最后,每个人都很开心。工人每小时工资增加了21美分,钢材价格每吨上涨了5.2美元。美国输掉了这场战争。

当时位于欧洲的奥地利已成为一个新的工业圣地,因为那里发明了一种新的工艺:碱性转炉炼钢,其成本比传统平炉炼钢低40%至50%,运营成本降低25%。

另一种革命性的“电弧法”也相继诞生。这项技术可以用电回收废铁并将其转化成钢。这项革命性的技术形成了一所新学校:短流程钢厂。

传统的长流程钢铁厂,如伯利恒钢铁厂,大多集中在原材料产地附近。短流程钢厂依靠电弧法回收废金属,打破地域限制,规模小、分布广、成本低,迫使长流程钢厂以低成本退出市场竞争。

伯利恒钢铁厂从新技术开始,已经感染了大公司的疾病,并且极其傲慢,无视这些新技术。我们将继续在车间增加效率完全低下的平炉,增加对过时技术的投资,并应工会要求招聘大量工人和提高工资。

伯利恒已经变得极其臃肿,有32个工作岗位和多种职能。当时,车间操作人员需要更换灯泡,必须找一位专家来拧紧。从首席执行官到工厂车间,共有8级管理组织。

更严重的是伯利恒公司的管理层犯了战略错误。他们把所有的钱都押在开一家新工厂上,没有为工人设立退休基金。

▲1970年后美国钢铁需求的变化

1973年,美国钢铁产量达到1.36亿吨,为历史最高水平,并进入产能过剩阶段。

与此同时,日本和欧盟的工业开始依靠新技术和低劳动力成本崛起。美国工业化进入完成期,开始调整经济战略。经济增长的引擎从传统制造业转向金融和服务业。

伯利恒的钢铁帝国变得越来越萧条。

【5】

在帝国灭亡的路上,美国钢铁工会值得一提。工会权力极大,罢工制度极其细致。

里面有群众纠察队,以确保工人中没有“坏人”。救济委员会保证后勤工作;定期举行罢工会议,鼓励工人提问和进行讨论;它有一个高效的宣传和鼓动委员会。他们还为罢工工人组织娱乐节目。坚持不歧视政策,团结所有力量,包括黑人。

如此强大的战斗力自然导致钢铁企业纷纷撤退,使得美国钢铁工人的工资增幅明显高于其他传统制造业。后者在美国工业化完成后不可避免地进入衰退。

美国城市化和工业化完成后,美国建筑业也进入了一个平稳时期,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达到最高点。经济衰退后,钢铁需求下降,美国建筑业的经济地位开始逐渐下降。

类似的情况在美国汽车工业中仍然存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美国每月汽车销量达到历史新高。自那以后,美国汽车工业的增长率已经放缓,对钢铁的需求继续下降。

建筑业和汽车工业衰退的背后是服务业的兴起和消费的复苏。美国产业结构开始深度调整,服务业比重上升。美国国内钢铁市场的需求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可避免地下降。

在海外市场,美国钢铁业没有日本和欧洲的优势。原因是美国钢铁的高成本、热爱罢工的工人、落后的技术和外国政府对国内钢铁工业的大力支持,使美国钢铁工业失去了全球优势,美国已成为对外贸易中钢铁的净进口国。

1977年,在全球化浪潮以及日本和欧洲廉价钢铁的影响下,伯利恒不得不关闭落后的生产工厂,解雇工人。他还支付了4.83亿美元的退休金和其他遣散费,这是他40年来的首次亏损。

1982年,伯利恒有太多退休员工,无法承受,更新技术也很缓慢。此外,它的钢厂众多,产量太大,成本太高。然而,它无法与新钢厂竞争,甚至在那一年损失了15亿美元。

然而,面对国内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的普遍困境,美国政府并没有选择在钢铁行业进行产能改革,而是在政治力量的影响下举起了贸易保护的旗帜。

面对“生死两难”的局面,钢铁公司和工会真诚团结,加入钢铁生产区成员,形成“钢铁三角”,成为推动钢铁贸易保护的强大政治力量。

由于这种压力,整个80年代,美国政府直接向钢铁企业发放了300亿美元的财政补贴。国会还通过了一项法案,禁止在公路和机场等基础设施项目中使用廉价的外国钢铁,以确保国产钢铁获得25%的利润。

美国政府也参与了钢铁技术的研发。

然而,美国钢铁公司长期以来无法应对日本等新兴钢铁强国的冲击。美国不得不对钢铁行业直接推出流氓贸易保护政策:

自愿限制协议(vra),逐步扩大限制进口国家的覆盖面,逐步明确进口限制的数量和种类;基准价格体系(tpm)有明确的基准价格,如果低于基准价格进入美国市场,将自动引发由政府牵头的反倾销调查。

1988年,依赖政府保护避免与外国企业竞争的伯利恒钢铁公司暂时恢复盈利。

然而,这一利润已经是伯利恒的最后一个亮点。即使在政治力量的保护下,帝国也长期积累困难。

【6】

政府的保护政策阻碍了钢铁行业的产能,允许落后的大型钢铁企业生存而不被淘汰,但生产成本仍然很高,美国钢铁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仍然很弱。

1990年,在各种保护下,美国钢铁贸易的净出口值为-71.9亿美元。

▲测绘:严羽与华商军事战略参考资料:何柳《第二次世界大战至20世纪80年代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分析》

在20世纪这最后10年里,伯利恒的钢铁帝国也随着时代,逐步退出了世界舞台,在重组和

极速飞艇购买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秒速牛牛 重庆幸运农场app

上一篇:「今日课程」《楞严经》第10课

下一篇:“我刚从监狱放出来,如果处理得不妥善,你就等着吧!”

阅读推荐
    新闻排行
© Copyright 2018-2019 mo3ty.com 百省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